首页 >> 重要动态

留学热分化出新形态:一线渐趋稳 二三线发力

2015-12-02    【浏览字体: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像电影《中国合伙人》中演绎的留学潮一样,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国留学热长盛不衰。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1978年至2014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达到了351.84万人,并保持持续增长趋势。但2009年以后中国出国留学增长率却出现放缓的趋势。2009年留学增长率为27.53%,2011年增长率为19.32%,2013年的增长率仅为3.58%,整体保持增长放慢的态势。
  在这种背景之下,今日留学热潮与过去相比,涌现出哪些新形态?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中国出国留学增长率整体放缓的趋势中,一线城市的增长放缓表现较为明显,而二三线城市却出现了不缓反热的现象。
  一线城市: 稳中有升,更趋理性
  一股留学的“理性风”在一线城市吹起。从数据上看,在经历2013年留学增长率的最低点之后,经过近20年的持续发展,一直是留学窗口的一线城市留学人数增速持续放缓。
  启德教育集团留学事业部助理总经理金冉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近几年的留学热相较之前明显的趋于理性,原因主要在于留学信息比从前更丰富、更透明,出国人群也在发生质的改变。在一线大城市的留学生中,这两点都更为明显。
  “就获取信息本身来说,一线城市不仅渠道更多,而且能够得到的反馈更多。”金冉分析称,这有助于学生和家长理性地看待出国。
  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桑澎则从留学服务机构的角度解释说,各地留学服务的水平也不大一样。以北京为例,留学权威机构多半都在这里,处理起留学事务整体上都更方便。
  出国人群方面,随着本科阶段留学人数的增加,出国读高中的人数也不断增加,出国留学的年龄层次逐渐向中学生发展,呈现出低龄化趋势。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今年发布的报告显示,选择初高中阶段出国的人约占总人数的14.12%,与2005年相比增长率达到了将近365%。
  桑澎认为,作为家长主导型留学的新形态,低龄留学也是一种新时代留学理性选择的表现。从年龄上看,如今留学生的家长以“65后”甚至“70后”为主,大都呈现出“三高”特点,即高学历、高职位、高薪水。
  启德教育集团《中国低龄留学生研究报告》调查问卷则显示,这些“三高”父母大都居住在一线大城市,并且至少一方有过留学海外的经历。金冉认为,受城市开放程度的影响,一线城市的家长往往更加开明,比较放心在较早阶段让孩子出国,帮助孩子获得更充足的时间解决语言沟通和融入当地文化的问题。
  据调查,在对出国留学最关注的事项选择中,整体留学费用最受家长关注。桑澎总结称,经济基础决定了留学选择,年收入在15万元以下的家庭,会在选择时格外考虑留学成本和就业的回报率。而来自一线城市家庭的学生家庭收入本身就不错,因此留学的目的性、功利性较弱,出国以开拓视野、培养爱好为主。
  二三线城市:接棒发展,后程发力
  “现在一线城市留学市场逐渐饱和,这样推算,留学热浪确实应该传导到二三线城市了。”金冉表示。据《2014年中国出国留学趋势报告》显示,随着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增长放缓,二三线城市出国留学的比例增幅却在逐年增长。
  “周围的同学很多都在准备出国,我也想试试。因为如果我直接就业的话,我的本科学校在一线城市应聘没有任何优势,直接回家乡又不甘心,所以就选择了出国,回国后可能在一线城市就会多一些机会。”在天津一所大学读大四的杜宇航告诉本报。来自河北石家庄的他,已经考过两次雅思,正在准备申请英国的大学。
  专家分析,近年来,随着大学通才教育的普及和发展,二三线城市大学生们的个人预期和要求变得更高,出国留学就成了他们一个不错的选择。
  “二三线城市接棒出国留学热潮,留学热但并不一定盲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采访时说,尽管出国留学越来越大众化、普遍化,但是考虑到出国留学费用对大多数二三线城市的工薪阶层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因此他们对留学表现得相当理性和谨慎。熊丙奇认为,这些人留学目的大多是大学毕业后的继续深造,而且就业多以回国为主。
  伴随着二三线城市申请者的集中发力,留学中介机构的资源也在逐渐下放。
  “这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市场。现在我们已经在调整布局,把资源从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逐渐往石家庄这样的二线城市下移调配。”澳际留学石家庄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他们在全国二三线城市已经建立了29个直属分公司。
  甚至,许多世界名校也将目光转移至二三线城市。每年10月是中国学生集中申报留学院校的月份。以美国为例,尽管赴美留学人数持续增多,但随着申请学生的增加,许多美国名校录取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的学生人数下降,而是把目光投入到了二三线城市的学生。
  “每年在美国名校招生官的桌子上,总出现来自一线城市同一所学校甚至同一个班级的学生的时候,考官会倾向于打破同一性,寻找多样性。教育资源相对弱些的二三线城市的学生,也因此让他们眼前一亮。”金冉认为,美国考官对那些在劣势环境下凭借信念和努力取得骄人成就的人有着天然的尊敬。
  增速回落后:留学应当理性看待
  尽管中国出国留学增长率在2014年重回两位数增长,增长率达到了11.09%,但相较之前20%甚至30%的增速已明显回落。我国开放出国留学窗口比其他发达国家晚,再加上中国人口基数大,即使增速回落,但专家认为,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的态势在短时间内不会改变。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财富巨额增加,不少家庭都富裕起来,他们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支撑孩子出国读书,再加上国内生活就业环境压力都比较大,出国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熊丙奇表示,出国留学热潮反映了家长和孩子的视野更加国际化,但也反映出大家对于国内教育教学质量和就业生活环境的担忧。
  这时,有些中介机构就会打出“高考不理想,不如去留学”和“国外一流名校等着你”等广告语来吸引家长和孩子,殊不知在海外高校宽松的入校标准背后,却有着更为严格的毕业要求。由于对状况不了解,很多留学生不能如期毕业,而这点也是最容易被留学中介机构和社会认知屏蔽的。
  “起初只是觉得国外的环境好一些,那种学习氛围和生活方式可能更适合我。后来看到国外形形色色的学校申请要求和毕业标准,就觉得这也是一种锻炼自己能力的开始。”杜宇航认为。
  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纷纷表示,留学确实是个因人而异的选择,需要自己把握方向。从全局来看,留学生与高考大军相比,确实还是少数。而无论对学生自身发展还是分流国内高考后的高校教育压力,出国留学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总编介绍     网站地图    京ICP备05082117号

版权所有:教育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 本网站由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制作维护,保留所有权利。未经允许不得复制、镜像。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196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5